当前位置:描写热闹繁华的成语国学盘点古代的四大神兽,北方之神玄武有什么能力?
盘点古代的四大神兽,北方之神玄武有什么能力?
2022-11-20

玄武是代表北方的神兽,为黑色的龟,在中国二十八星宿中,由北方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组成。玄武又相传本身是北海一只大龟,此龟曾经被当作柱子支撑整个蓬莱仙山,因其灵性深觉,历经多年的听道闻道,终于修得正果。所以帝王陵寝多有驮碑之龟,正是以此暗寓玄武。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北方七宿,是指二十八宿按东南西北分为四象中的北方玄武七宿。四象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指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分别代表东西南北四个方向。北方玄武于八卦为坎,于五行主水,象征四象中的老阴,四季中的冬季。

玄武是一种由龟和蛇组合成的一种灵物。玄武的本意就是玄冥,武、冥古音是相通的。武,是黑的意思;冥,就是阴的意思。北方七宿既北宫玄武七宿。龟蛇合一称玄武,起初是对龟卜的形容。最初的冥间在北方,殷商的甲骨占卜即‘其卜必北向’,所以玄武又成了北方神。

北方七宿是古代中国神话和天文学结合的产物。古人觉得恒星相互间的位置恒久不变,可以利用它们做标志来说明日、月、五星运行所到的位置。经过长期观测,古代中国天文学家先后选择了黄道赤道附近的二十八个星宿作为坐标。

因为它们环列在日、月、五星的四方,很像日、月、五星栖宿的场所,所以称作二十八宿。又将其按方位及季节和四象,分为东、南、西、北四宫,每宫七宿,分别将各宫所属七宿连缀想象为一种动物,以为是“天之四灵,以正四方”。

北宫玄武七宿包括二十八星宿中的斗木獬、牛金牛、女土蝠、虚日鼠、危月燕、室火猪、壁水獝。北方玄陵七属水,上应玄武七宿:斗、牛、女、虚、危、室、壁七位星君。

玄武七宿——斗

斗宿,也称南斗。与北斗七星一样,南斗六星在天空中的形状也很像斗,故名。但南斗的范围和亮度较之北斗则有所不及了。

斗宿与东方七宿中的箕宿的范围大体与西方星座系统中的人马座相当,黄道就从位于斗把子的斗宿二(人马座λ)和斗宿三(人马座μ)之间穿过。

玄武七宿——牛、女

牛宿,古称牵牛;女宿,古称婺女或须女。大体位于宝瓶座、摩羯座附近。

有说法称这两个星宿的名字是从牛郎和织女二星转移而来的。其实在1978年从湖北随县曾侯乙墓中发掘出的漆箱的箱盖上就有以篆文书有二十八宿的名称,其中牛,女二宿写作牵牛和婺女,可见这两宿的名字由来已久,不一定是从牛郎和织女二星转变而来的。

牛,女二宿均是不甚显著的星宿。牛宿中牛宿一(摩羯座β)和牛宿二(摩羯座α)是三等星,女宿中最亮的女宿一(宝瓶座ε)仅为四等星,余者皆为五、六等星。

从织女向牛郎作一假想的连线,并延长约一倍的距离,便可找到牛宿。女宿一位于牛宿二星之左。在五月上旬的南京,可以在日出前南方的半空中找到这二宿。《礼记·月令》中云:“孟夏之月……旦婺女中。”就是指如果黎明时看到女宿在南方中天的位置,便晓得初夏来临了。

玄武七宿——虚

虚宿,位于宝瓶座、小马座附近。

东汉许慎作的《说文解字》载:“丘谓之虚。”古代的城邑,往往筑于小丘等地势稍高处以避洪水之患,在城邑被毁灭后,丘就改称为墟,而“虚”也正是“墟”的通假字。

虚宿位于北官的中央,《尔雅·释天》:“玄枵,虚也。”注称:“虚在正北,北方色黑,枵之言耗,耗亦虚意。”因此虚有大丘,故地及虚耗的意思。虚宿在远古时即已相当著名,成书于周代的《尚书·尧典》中记载的四仲中星里就有虚宿,“宵中星虚,以殷仲秋。”彼时虚宿在秋分前后的傍晚出现在南方中天。

从牛宿二向女宿一作假想的连线,并延长约一倍半,所碰到的一颗三等星便是虚宿一(宝瓶座β),它也属于宝瓶座,虚宿二(小马座α)在虚宿一上方,是一颗四等星。

玄武七宿——危

危宿,基本处在飞马座中。

“危”在这里是屋栋之上的意思。《史记索隐》中引《礼记》称:“中屋履危,盖升屋以避兵也。”《史记·天官书》:“危为盖屋。”《晋书·天文志》:“危三星,主天府市架屋。”

危三星包括危宿一(宝瓶座α),危宿二(飞马座θ)和危宿三(飞马ε),均为二、三等星。这三星的形状就犹如一个尖屋顶。

玄武七宿——室、壁

室宿和壁宿是相连的两宿,大体相当于飞马座、仙女座的位置。

在古代它们有营室,东壁之称。营室原为四星,成四方形,有东壁,西壁各两星,正如宫室之象。《周官·梓人》载:“龟蛇四游,以象营室也。”其后东壁被从营室中单独分出,成为了室,壁两宿。曾侯乙墓漆箱盖上称这两宿为西萦与东萦。东壁,西壁四星,就是著名的“飞马座四边形”,也叫“秋季大四边形”。

室宿一(飞马座α)和室宿二(飞马座β)是西壁,也称为定,《诗经》中有:“定之方中,作于楚宫。”的诗句。春秋时期室宿在秋末冬初的傍晚出现在南方中天,此时是农闲时节,人们利用这段时间建造房屋为冬天作准备,因此有营室之称。

壁宿一(飞马座γ)和壁宿二(仙女座α)是东壁,这二星的赤经都非常接近于0度,从壁宿二向壁宿一连线并约延长一倍。